任东初

 
我在1959.9-1962.7期间就读于深县中学高十二班,班主任是强雪堂老师,校长是宿子衡先生。当时的深中在冀中平原上的名声就响当当了。深中为什么有名气呢?我觉得有两点值得夸夸:第一,学校一直秉承正确的教学方针。吸纳、组建了一支教龄长、素质高、教学经验丰富的师资队伍,也带了一批新中国培养的年富力强、思维敏锐的年轻教师;第二,学校设施齐全,有宽敞明亮的教室,整洁的学生宿舍,有大操场,还有大礼堂可举办展览、大型会议和学生演出的文艺晚会。
虽然近六十年过去了,各位授课恩师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里仍然记忆犹新:教我们物理的牛善波老师,他在课堂上仪表端庄,讲课声音高亢洪亮,讲解引人入胜,因此让我深深地喜欢上了物理课,他讲的运动学、动力学让同学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牛老师还推荐一些课外辅助读物,现在学生的参考书、考试题多如牛毛,可那时候,课外书凤毛麟角。但这些小册子确实让我们开阔思路,对理解掌握课堂上所讲授的知识是大有裨益的。其他各科的老师们都各有特色,如教代数的老师年纪较大,用小烟袋锅吸旱烟,他讲解定理公式如数家珍,分析难题轻车熟路。教几何的老师喜欢把皮鞋擦得锃亮。教俄语的尚治基老师在穿着气质上就有几分“洋气”,为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写作能力,他穿针引线介绍苏联的小朋友和我们建立通信联系,每当收到海外来鸿时,我们都非常激动,看了一遍又一遍,有不明白的地方,尚老师就给我们讲解。教化学的张秀峰老师在课堂上尽量多地演示化学实验,记得他喜穿运动装,课余时间常打乒乓球。教政治的康老师甚至从分析阅卷老师的心理入手,在如何答题、卷面整洁上都总结了一套办法。老师们兢兢业业,在各自教授的科目上都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他们在各个教学环节上一丝不苟,师生关系亲如父子,教学质量的提高肯定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1959年深县、武强、饶阳、安平四县合并为一个大深县,所以我们安平的十几个学生有幸被招进深县中学。记得开学第一天,我们安平五个同学的家长合伙雇了一架马车(这就是当时的交通工具,后来有了大卡车运客,再后来通了小火车),我们人和铺盖卷都上马车从安平县城跑50华里夜路,天明赶到深县城里,走进了心心向往又有点神秘色彩的深县一中,开始了我们三年的高中生活。对于我们这群从未离开过家门的孩子,两周之后想家的念头达到鼎盛,难以克制,于是安平的几个同学决定步行回家,那时候每周只休息星期日一天,于是周六下午请假,午饭后出发走50华里,对我们来说,这是个不短的距离,整整要花5个小时,一村一站地数着,当安平城就在眼前时,啊呀!终于到家了!在家过一个晚上一个上午,周日下午又一起走回学校。这个习惯大概坚持了大半个学期。
我们在深中上学时正赶上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全国都实行“低指标,瓜菜代”,但国家为了保证学生长身体的需要,我们每月粮食定量有32斤之多,这比普通居民高出不少。学校为了保证学生们的营养,也提出了大搞生活的口号,学生食堂一周菜谱不重样,学生课余轮流帮厨,换着花样蒸包子,剁菜馅是经常的一道工序,我清楚地记得一个学期因剁菜馅用坏了三块大案板!学校自己养猪,我和我班另一个同学一组,有过一次放猪的经历:周日我们赶着两只猪到老乡收过秋的地里,让猪自己找食吃。猪的本领可大哩,它嗅觉好,猪拱嘴力量大,它一路走,一边像犁地一样翻土,农民漏挖的红薯接二连三就到了它的嘴里,收割完玉米的地里,它也能捡到不少遗漏的玉米棒。几个小时猪猪的肚子就鼓起来,我们也就凯旋而归了。有肉有菜,学生的伙食天天花样翻新,我们一点也没有“困难时期”的感觉,倒是满满的幸福感就度过了全国人民都勒紧裤腰带的时期。学校还组织学生晨跑、早操,每学期开一次运动会,所以学生们普遍体质好,我的身高也是主要在高中阶段长成的。和现在学生痴迷手机、电脑不同,我们当年参与的课余活动或劳动,对于我们的基本技能乃至人生理念都是一个锤炼,感觉真是受用一生。
学生身体好,学习成绩好,我们六二届毕业生升学率为83%,好多同学都成为国家干部、工程师、医师,为祖国建设做出了应有贡献,这都要感谢母校深县中学对我们的培养教育,她给我们的知识和修养塑造了我们的人生,谢谢,我的母校——深县中学!

附:我保存至今的毕业证和念过的部分课本(曾帮助过1977年恢复高考时的考生)



2019年11月22日

我和父亲是校友
我校举行"青蓝工程"师徒结对拜师仪式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忆深中求学二三事(原创)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