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一毕业照最后一排左二为父亲冯奋学



图二前排左一为父亲冯奋学



1991-1997年初中29班、高中112班  冯 辉

父亲祖籍安平,据说当时他们同学只有三四个考取了当时久负盛名的深县中学,sbf胜博发中学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是省重点中学,当时如若能考取该校不亚于现在能考取衡中一样让人艳羡。而让我骄傲的是我的父辈们大多在此求学并取得了骄傲的成绩。

我的大姨朱淑贞,就读于高一班,任学生会主席,1958年毕业考入了天津医学院,后在天津总院工作,并晋升为教授,成为了神经科方面的专家。

二舅朱维仲,就读于高十七班,1964年毕业考入清华大学,工作后晋升为教授。据说当时他们一届,只有舅舅一人考入了这所全国最高等的学府,家人每每提起,都流露出掩饰不住的骄傲与自豪。

舅母赵汝芬,和舅舅是同班同学,考入南开大学,和舅舅一样晋升为教授。

还有我的父亲冯奋学,就读于高十四班,1963年毕业,考入唐山矿冶学院,毕业后晋升为高级工程师。

据父亲说当时他所在的十四班,全班49人,考入大学的就有44人,当时学校的条件还很艰苦,父亲说当时同学们还有一个顺口溜:大通铺,破门窗,夏天蚊虫咬,冬日透心凉!可是即便是这样,我亲爱的父辈们仍然奋发自励,以苦为乐,凭借顽强的毅力,刻苦的精神,考入高等学府,并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较大的贡献,为他们感到骄傲的同时也让我们见证了深中严谨的教学,那些为教育不遗余力的老师们辛苦的付出,以及深中几十年积淀下来的深厚的文化底蕴。

如今一中已为国家培养出无数社会上的优秀人才,造就出许多社会上的栋梁,一中的莘莘学子已遍布祖国大地,作为一中的一员,我深切感激母校的栽培,也会密切关注着母校的建设和发展,时刻希望能有机会为母校贡献绵薄之力,在此,祝愿我的母校继往开来,宏图更展,再谱华章。



2019年11月22日

迟到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回忆深中求学二三事(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和父亲是校友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