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1963年初中43班、高中14班  赵树威


1963年夏天,我地发生了历史上罕见的洪水。自8月2日至10日,一连几天几夜的大雨倾盆如注。顿时,整个大地成了一望无际的汪洋。这一年暑假前,我在深县中学顺利完成高中学习,参加了高考,回到家中等待通知。


无情的大雨不仅淹没了庄稼,淋塌了房屋,而且冲垮了道路,阻断了交通。我们这一带的村庄就像是一个个孤岛,泡在汪洋大海里。村与村之间的道路被切断了,村里和上级之间的通讯电话、邮路、信件等一切联系也完全中断。那时,我家就坐落在村庄的西北角一块较高的地方,周围的围墙己经被水泡倒。院子的西边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水,我的家一时成了海岸边的港湾和人们进出村庄的码头。大雨停下来后,人们站在我家院子里,望着不远处的庄稼地直叹气,已经泛红的高粱穗在水中随风摆动,刚刚变黄的大谷穗低垂着头,时而露出水面,时而沉入水中。眼看丰收在望,尚未来得及去收割,便被无情的洪水毁于一旦。走在村中泥水成河的街道上,看着一家家倒塌的房屋和人们犯了愁的面容,心中不时感到阵阵酸楚。就在这时,隐约听到嗡嗡作响的飞机声渐近而来。一刹那的工夫,便看见飞机从头顶掠过,把大大小小的包裹投在村中空旷的高地上。


这时,大队干部也开始在大喇叭里不停地广播起来:“社员同志们,这是党中央、毛主席知道我们受了灾,给我们送来了食品,大家要振作精神,我们一定能战胜眼前洪水造成的灾难。”乡亲们看着眼前那一袋袋的大米、白面和面包、饼干,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随后大队又安排各生产队的干部组织起本队的青壮年男劳力,从自家拿出笸箩和镰刀,从我家院子边下到齐腰深的水里,有的掐快要成熟的高梁穗和大谷穗,有的打捞飘在水面的西瓜,力求挽回一点损失。


暑去秋来,转眼到了八月底,地里的水渐渐退去。可是我们高考的消息还没有一点音信。当年我们村同我一起在深县中学毕业参加了高考的还有白明亮、刘西波。眼看到了大学开学的日子,家长和我们都焦急得很。怎么办呢?这时家长也不停地催促我们:快想法到学校去看看吧。8月26日,我们三个人吃过早饭,一起出了村,径直朝着通往县城的路,一溜烟儿地跑去。一路上,只见道路两旁的树木,有的落光了树叶已被淹死,有的则被大水冲倒横在路上,道路两边的地里到处是干枯淹死的庄稼和光秃秃的棉花杆。有的低洼的地方还被大水泡着。我们顾不上看这些,一路上连跑带颠儿,十五里的路用了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了县城西关。一眼望去,西关通往城里的道路和护城河的水已连成一片,偌大的县城简直就像一座大孤岛,被大水紧紧地包围着。进出城里的人们有的划着小船,有的站在齐腰深的水里拿着木棍艰难地在水中跋涉。于是我们也找来三根木棍,脱掉长裤,跳进水里,一手把带的东西举过头顶,一手拄着木棍,跟着进城的人群,朝学校方向走去。等到了西关的城墙处,便看见县城的城墙根由于地势较高己经露出水面。我们便沿着西城墙根一直往南走到城墙西南角处又沿着南城墙根向东走去。


等到快中午时,终于来到了学校大门口。传达室的康师傅一见到我们,便告䜣我们快去教导处取通知。我们来不及擦掉身上的泥水,赶紧来到了教务处。教导处处长王迈老师见到我们满身泥水,赶紧叫旁边的小李给我们打了洗脸水,又倒开水让我们喝。接着面带笑容地告䜣我们:“由于这场特大的洪水冲垮了桥梁道路,火车、汽车停运,线路不通,致使今年的录取通知书来的晚。你们都考上了天津的大学,眼看开学的日期就快到了,我们也很着急,如何通知你们呢?幸好你们来了,回家抓紧准备一下,赶紧去报到吧。”随着王老师拿出我们三人的通知书,一一郑重地递到我们手上。就在我伸出双手接过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时, 眼睛顿时湿润了,哽噎着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地握住王老师的手,深深地鞠了一躬。一个多月的焦急等待,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我双手捧着这姗姗来迟的通知书,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我自1957年考入深县中学,至此已经整整六年光景。六年,在人的一生中也许只是弹指一挥间,可是在这六年的时光里,我们深县中学的老师们,用他们辛勤的汗水、勤劳的双手和丰富的知识与教学经验,呕心沥血,浇灌着我们颗颗幼小的嫩苗,使我们健康茁壮地成长。回想进校之初,我还是一个14岁的农村土孩子,带着满身泥巴来到这里。在刚刚离家跨入中学门坎的那一刻,我就像一只飞离鸟巢、羽翼初长的幼鸟,离开了父母的怀抱和天性的依赖,开始过上了集体寄宿生活,心中不免时时产生对家的思念。由于学校采取的是半军事化管理,我们每半个月或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多么期盼着回家的日子啊,吃上一碗母亲亲手做的热汤面,到晚上和父母一起同床而眠……


我的班主任朱焕儒老师,当时还是一个不足三十、血气方刚的有志青年。他积极响应祖国召唤,毅然从繁华的首都北京来到这个经济条件落后、生活艰苦的平原小城教书育人。在我们刚入学的日子里,为了尽快使同学们稳定情绪安心学习,他几乎和同学们昼夜相处,从一点一滴入手,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们的生活起居,使我们很快熟悉了学校的生活环境、学习环境,并养成了良好的习惯。到了冬天,异常寒冷,我的手冻得像胡萝卜一样,又红又粗,上课都不能写字。朱老师给我找来一副棉暖䄂戴在手上。每天晚上都要到我们宿舍看看炉子封好没有,烟囱是否透气,被子盖好没有。一次,我身患感冒,高烧39度,朱老师帮我到校卫生室叫来了温老师,并亲自通知食堂给我做病号饭,把热腾腾的汤面送到我床前。当时我和于万川同学个子高,吃得多,朱老师还常常从食堂把节省下的干粮找来给我们吃,共同渡过了那段艰苦的日子。


从入学第一堂课开始,到完成高中学业,六年来,我们深中的恩师们,到如今我能回忆起名字的尚有二三十位,他们慈祥的面容时时浮现在眼前。他们对我们视同自己的孩子一般无比关爱,用大爱无声的点滴行动循循善诱,默默传承着教书育人的责任,以扎实规范的教学理念践行着传道授业解惑的职责。在教学中他们既有知识渊博、理论丰富、生动活泼、严肃认真、辅导热情的特点,又各有自己的教学特色。如代数老师赵松峰,在教学中对课程重点透彻清晰,内容融会贯通,解题一丝不苟。物理老师牛善坡,在教学中联系实际,形象易懂,使同学们容易掌握知识。语文老师刘冠三,在教学中对课文章节、词汇解释,善于用启发教学激发同学们兴趣,并经常拿同学们的作文作为范文进行讲评。如我在高二年级做的一篇打油诗《春灌》:“春风吹拂万顷浪,马达隆隆浇地忙。一望无际麦浪滚,农民喜盼丰收粮。”刘老师做的讲评,至今记忆犹新。我们学校的党支部书记张炜老师,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英雄,曾荣获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和解放奖章。他经常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和班会上给同学们讲述志愿军战士们英勇杀敌的故事,使大家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还有爱讲故事的历史老师、我的高中班主任冯成聚,在讲课中总爱结合实际的政治老师康英,以及给同学们介绍苏联朋友、鼓励用俄语互相通信的外语老师……


忘不了我们勤工俭学的学校菜园,忘不了老师带领我们到公社大队参加抗旱和收秋劳动的场面,更忘不了高三师生挑灯夜战冲刺高考的情景。


从学校拿到通知书,当天回到村里已经是傍晚时分。父母看到通知书,高兴得合不拢嘴,但随后便皱起了眉头,家中一个钱都没有,如何叫孩子赶车上学呀?这时,村党支部书记和大队长来到家中表示祝贺,说:“今年你们三人同时考上大学,是咱村的大喜事呀!党和政府知道咱们遭了灾,家庭有困难,上级已经通知,你们明天带上通知书,到公社信用社去办点贷款吧,国家对你们有照顾。”第二天我们三个人一同赶到信用社,主任看过通知书,当即给我们办理了长期无息贷款,每人20元。父亲又从本村一个做买卖的朋友手里借了20元。母亲把一家人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到集上卖掉,到本村一家缝纫铺为我赶制了一身学生服。在邻居的帮助下给我拆洗了被褥,用自己织的老粗布给我赶制了棉衣。


转眼三天已过,8月30日一大早,天不亮,母亲就为我做了手擀面,打了两个荷包蛋。等吃完饭,父亲也赶着大车来到家门口。我们三个同学先后装上自己的行李,三位母亲坐上车,我们跟在车后,便急急忙忙往县城汽车站赶去,随后坐上通往前磨头的汽车。等到了前磨头火车站看到通知才知道衡水及以东的铁路被大水冲垮,我们只能往西绕道石家庄、北京赶往天津。那时铁路基本上单轨运行,一路上错车让路,还要在石家庄、北京倒车。等到了第二天,也就是31日上午十点多才赶到天津。我们三人分手话别,各自赶往各自的学校。十一点半我来到学校报到处,才知道我是班内32名同学中最后一个报到的。随即,我们班辅导老师李鸣凤前来接我,帮我安排好宿舍、教室。中午十二点到食堂吃着热气腾腾的大米饭和香喷喷的炒肉菜,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全身。接着李老师告诉我:“学校知道你们家乡受了灾,已决定免除你的学杂费,享受全校最高助学金待遇,每月12元,生活费不用发愁了,你就安心学习吧!”当时我紧紧握着老师的手,激动地掉下热泪,连连点头:“谢谢!谢谢!”当天下午我便写了一封家书,告诉父母,我已顺利到校,学校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最高助学金,让他们一切不必挂念。从此,我开始了长达五年、在我一生中愉快而幸福的大学生活。


1963年春摄于深县南关照相馆

(左起白明亮、刘西坡、赵树威)



2019年11月21日

共同行动秘书处到012sbf333胜博发中学帮扶点指导工作
我和父亲是校友

上一篇

下一篇

迟到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