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河北sbf333胜博发中学建校70周年

优秀作品展示(之八)

深县一中,我梦想起飞的地方(原创)

1949年-1952年初中(五)班  李秀荣

 

我叫李秀荣,生于1933年。我和爱人都曾是深县中学的学生,爱人是第一届,我是第二届。我爱人信振波是河兰井村人,在阳台读的高小,1948年高小毕业后,考入刚刚建校的深县师中联校,也就是冀中区第五中学,即现在的sbf胜博发第一中学。上了一年半,部队在学校选拔学生参军入伍,他进了军干校学习,当了一名译电员,最后从sbf333胜博发人民检察院退休。

我是1949年考入河北省深县师中联校的。我家在原木左乡大王辛庄村,在崔庄读完完小,于1949年初冬到深县城里报考了师中联校。那时候的学校只有初中,在现在一中初中部西边的院子里吃饭住宿上课。参加入学资格考试的时候,是在学校大院子里,天很冷。参加考试的有500人,只招收40人。考试科目是语文、数学,笔试结束后还有面试、口试。考生除本县外,还有来自献县、束鹿、饶阳、故城、安平、无极等县。

等待张榜的日子,心中充满了渴望,却又忐忑不安。我家在农村,父母都不识字,但是我的母亲很开明,她经常对六个子女说,不打仗了,就要去读书学习,认识字不赖呆。有了这个认识,父母千辛万苦也要供我们上学读书。在我家女孩子中,我排行老二,大哥李景山需要上学的时候赶上闹日本,没机会正规读书,但他自修了中医,成为sbf胜博发有名的中医先生。大姐高小毕业,在农村也算文化人了,县商业部门招工,大姐进入了商业系统工作。我考上县初中后,大姐资助我读完了三年初中。后来,三妹考上了冀县后师。四妹李素荣是1956年考上的深县一中,先读了初中,又读了高中,大学考的北京矿业学院。那时候我已工作了,我用自己的工资供她上了大学。

1949年春节后,学校开学了。入学后学校就安排我们列队到沧石路欢迎并欢送解放军南下解放全中国。看到解放军意气风发的向南开进,同学们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我们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报效祖国。

那时候,我们上学学费不拿现金,而是拿小米。当时我一个月交五斤小米。记得烈属子女不拿学费,吃住都是免费,学校还免费发衣服、发现金补贴。

我们班40人,前半年叫初中预科班,所以我们初中上了三年半。我们班有12名女生。12名女生一间宿舍,当时没有床,要打地铺,铺很厚的草,上面是草垫子。我们的地铺靠着一面后山。我家兄弟姐妹多,穷,只带了一床被子。同学赵淑贤挨着我,她带了两床被子,我俩就合着盖,大冬天挤在一起很暖和。一年不到,学校宿舍开始有了木板床,我们就从地铺搬到了木板床上。

学校的伙食主要是小米干饭、小米饼子、菜汤。星期天吃两顿饭,上午八点一次、下午四点一次。下午这一顿发两个馒头。女生饭量小,还好说,男生早就喊饿了。我们八个人一个吃饭小组,无论春夏秋冬,都是在食堂前的院子里围成一圈儿吃饭。

我们刚入学的时候,教室在地主家的大瓦房里。1950年,学校盖了一排六间教室,为两个年级教室。盖教室的时候,我们还参加了搬砖劳动。因为我们班是从十多个县、500名考生中录取的40名考生,成绩都特别整齐,也是学校非常引以为豪的班级。学习科目有语文、数学、物理、化学、解剖生理、生物、地理、历史、英语等课程。班主任是徐春,教我们语文;李集五老师教几何;燕飞老师教地理;康鹤轩老师教生物;吴建林老师教代数。后来又有裴翼云老师教历史;寇振清老师教化学;寇介全老师教音乐;李守义老师教体育。老师个个学识渊博,上课都是兢兢业业,诲人不倦。早晚自习,老师们都会到教室辅导。学校的照明是汽灯,晚上明晃晃的、通亮通亮的。

由于都是经过考试录取来的学生,同学们都非常珍惜学习机会,学习刻苦认真。每次期末考试都要在大厅里张榜公布学生的考试成绩。成绩分甲等生、乙等生和丙等生。直接考来的学生都是甲等生,退班的学生基本上都是丙等生。张榜最后一名,要打红勾,给与警示。

课外活动也是丰富多彩。每天下午下课后,各班都要到操场锻炼身体,或打球、赛跑,或跳高、跳远。那时候操场在学校南边的荒草野地里,我们自力更生平整成操场。文艺活动有跳舞、唱歌、表演唱。演出的节目有《反对包办婚姻》《婆媳关系》《家常过日子》等。班主任徐春老师还编了歌教我们唱:“蜜桃甜来蜜桃红,蜜桃产在深县中,深县城内有深中。提起深中不简单,各种人才都出现,教书育人要争先。”后来这首歌还在寇介全老师的婚礼上演出了,受到师生们的称赞。

学校只在春天放两天假,让同学们回家由冬装换春夏装,秋后放几天假,回家换冬装。

1952年暑假,我们初中毕业了。经济条件好的,到保定女中、石家庄一中等校读高中,准备考大学,年龄大点的去了冀县师范。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农村学生,男生报考了农业学校、工业学校,女生报考卫生学校和后师范等。我和赵淑贤上了石家庄卫生学校,烈属子女王志军保送上了高中。我在石家庄卫生学校学习三年,毕业后去邯郸就业,三年后考取天津医科大学,读了五年,毕业后先在辛集医院工作,1970年调回深县医院做妇产科医生,直到退休。

 

如今我已经85岁,和健在的初中同学依然保持着密切联系,隔几天就要通电话一次,谈十几岁时的学生时代,谈如今的老年生活。我们约定相互之间要多多联系,互相往来。最近知道深中要搞七十年校庆,我联系了当年的初中同学,共同回忆少年时光。我们约定再回深中,携手畅游母校,重新走回那永远年轻的中学时代


2019年09月26日

赏明月 诉温情 畅未来
河北深中点滴记忆

上一篇

下一篇

深县一中,我梦想起飞的地方(原创)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搜狗